位置:2A精选小说 > 玄幻魔法 > 走一遭这江湖 > 第二百四十章 结局(二十二)

第二百四十章 结局(二十二)

    <div id="cener_ip">    荣华富贵,荣华富贵耶,什么概念?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富贵险中求;搏一搏,单车变摩托,再搏一搏,摩托变赛摩,再去搏一搏!赛摩变兰博,不就这几个概念咩,所以…

    “冲啊!杀啊!干他娘的!”

    天军这方口号喊得是挺好,百米之距更不过只是几秒的事,我说那么多,我是创造者,这当然是没有任何问题,且是不算任何时间滴,youkno?嘿嘿!

    近,近了,很近!话说这话有没有种熟悉的感觉?哈哈!简直就是似曾相识的场景好吧!

    天荒对冲,百米之距,不过几秒,可偏偏就是在此之几秒内,是两者相差位处在之五十米左右处,异变突就横生!

    莫子异变?这可是个大异变!只观之那南方冲锋之荒中军之苍穹顶上头,星云见过吧,家人们,没错,就那样,荒中军上头那大炸开来之红团团就是化成了此么些个数量是为之亿万之“碎星云”!

    当然这也不算是异变,这算得个鬼的异变,真正的异变是…

    观之那天上之破碎血云是有之千千万!毫不夸张来说,其就是宛若只遮天大手般是将整个天野给之死死笼括在其之手心以内!

    那坑里周遭环境给之如此整出,可谓是黑到无边无际,更是赤得无边无垠!尤是那黑赤交加,根本是让人压抑得不能再是压抑!

    身处其中,你之耳畔是持续乍响着那拔地是直冲向之那天穹大炸起之滔天之吼杀!由此可见双方之斗志皆是高涨得很!

    你是心怀不安地到处看着,忽就是于那不禁意间,你似是隐见之那重重笼罩之碎云深处好似是有着个莫大之黑影是在之其中疯狂翻涌!

    当兵打仗的你是什么大场面没见过?可当你见此简直是无法用之言语来形容之场面你是隐有之…

    发慌!内心很空,不是寂寞!而是害怕!那自九天倾泄之大河!那位于那银河上之天兵天将!那立耸于那金舟船头之神仙!那锐不可挡、是震天撼地之势!

    你强压着心头的恐惧!你硬着头皮是在生生朝向前冲!你告诉自己不能退!国主都是当那阵列之头!自己又是有何好怕!你持续不停地找理由说服安慰自己!终于…终于!

    你发慌的内心!你紧张的神经!皆是稍有之平复,可不等你有所喘息!更不给你之时间反应!你突目视前方,你是骤然发现!

    近,真的很近,不过三十来米距!你之脑海是突的忆起诸多事物!可半秒眨眼间却又是突的脑海全空!此时此刻!你之脑海突就只怀有那一个念头,撕碎,是撕碎,没错,你只想将之眼前所有的一切,皆给之摧毁!让之灭亡!使之万劫不复!

    想到这,你握枪之手是不禁恢复往日之气力,甚至在那暗涌之热血的影响下是比之以往更强,你感到内心异常安定,毫无波澜!

    你感到兴奋,异常的兴奋!这股兴奋比之那暗涌之热血来得是还要上头!你不禁吼叫出声,后更是放声嘶吼!你是以此来宣泄你内心之压抑情绪!

    此无疑是让你之战意有节节高攀、突破极限、达至顶峰、甚是破却顶峰之势!也就是在你!或是说整个荒中军那势头皆是攀登至巅峰是即将要突破巅峰的那一刹!

    九天之上!血云之中!唰地下是突窜出道影!见那影速度极快,唰地是出现于此,哗地又是现出于那,观其来回闪现穿梭忽地又是盘旋扶摇直上!是径直朝向那天际直冲以上!

    冲!冲!冲!起初那影速度极快,不过渐渐…在其猛冲出直上天际的那瞬!同步之其周遭无数碎云是紧随直上!且是观之速度比之更快!是于其上头下就构建出无数道血之云障!

    影是黑的,随着些点时间推移,其已而是露出其之真貌,是那黑龙,是那由之荒朝之国运所衍生而出之黑龙!

    黑龙在怒吼!黑龙在咆哮!黑龙在死死朝之上头冲!那碎血云所构造出之阻碍是多!是厚!可就这?这能抵挡得住我之黑龙?

    答案是显而易见的,碎云层层叠,黑龙便层层破!云叠之速度是远比不上那龙破之速度,于是乎…

    整个过程其实是还未有过一秒半,可想而知的云是有多脆弱,龙是有多强,就如此,不过却是那黑龙每每破却不知多少叠层之碎血云时,其之身躯便是会染上点赤色,也可说是之血色。

    破即染,染即破,突突破破的,在此之刻,其将之整个碎血云层给之破却时…其之身躯已而是…可以说整个就是套上了层赤色铠甲,有那赛朋机械风的即视感,尤是那黑色瞳孔朝之血色瞳孔的转变,血气拖拽而出迎风朝后摆舞,真乃是画龙点睛之笔,着实是无比的威风霸气!

    天上之碎血云层破却,对应之地上两军间距还有不过十来米,这回真可谓是近在咫尺!不过…就在之两军即将是要以之枪刃相接之时…

    那是道无法以文字描述出的怒吼,只观之那破云之黑龙在之破云后之第一时间内便是盘旋,随即…

    龙吼声传出的刹那!仿若整个天地皆被其禁锢般,竟是神奇的静止!这可不是前头所提的那些个个人感觉,此乃为之实实在在,黑龙昂首怒吼之!仿佛此整个天地便只剩下那一声怒吼!

    那是种无上的威压,更是来自血脉深处上位王者对之低层蝼蚁之死死的压制!

    异变大致是如此,可这异变后头嘛…异象来得就很快!只听那黑龙之吟才是落下,便是可见那悬挂于天野之上之亿万碎之血云是再次大爆开来!

    砰砰砰砰砰的在之瞬间是有之无数爆炸声乍响于此方地界,怕是比之那解封后燃那烟花爆竹之城市之景象还咬壮观上数倍!

    写到这,除了爆炸就是爆炸的,看着都很腻味哈,不过…此爆炸真就是只爆炸吗?答案是摇头的,答案揭晓得更是迅速!

    大红团团大爆是化之为亿万碎之血云,亿万碎之血云再爆是化作…是化作…是化作…

    只观那上苍是被之那碎血之云所炸而化成的血气给之完全遮掩!与此同时,地上荒中军同之天中军是终于打了起来!

    各种声音几乎是于两者交接之短短几秒以内便是乍响于那两军位处排头之各处,马撞马,枪捅人,很经典的场面,局势真下就混乱,不过…

    放大视野来看,确实,那头顶悬着条九天之银河、河上似有仙人耸立之天中军,开局确是大好,荒中军什么狗屁锐不可挡、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突破极限之势,在与之相碰撞上后,毫不夸张来说,就瞬间的事,是被打得直接后退,甚是有溃败之相好吧!

    不过…这样写很神秘,所以不过…荒中军定不是那软柿子,想要将之拿捏…虽是现在落在下风,可跑是不可能跑得,还是因为国主,御驾亲征!这他奶奶的不得是共生死?同存亡?所以…

    荒中军抵抗顽强,不,现在来说应该是抵抗艰难,为什么?你以为那悬挂之九天银河是乃摆设啊!真想多了!怎么可能是摆设!那是威压!威压!

    虽无实体攻击,可其滔天之威压,就好似是现将你绑于那大海之岸边,是没日没夜感受那海浪所带来之拍打冲击,活着是奇迹,没疯则是奇迹中的奇迹!

    所以说…荒中军节节败退,真宛若之前烬焚天之狼狈般,此时的熊大也是无比之狼狈!

    进是进不去,退是退不得,那一往无前势是被之给击败!而不是击溃!更没有溃逃这一说,天中军真就搁那瞎哔哔好吧!

    不过荒中军落入下风倒是乃为真,那位处前排的压力真就堪比有之山大!但是…要扛住!

    可惜的是,人算终不如天算,你说能扛住就能扛住的话,你还搁这?总有出错的,总有抵不住的,而此之后果就是…

    前排的被打得节节败退,后排的干看着肯定不是问题,所以就是一个劲往前冲,心是想着帮忙,可惜就是帮了个大倒忙!

    前面的抵挡不住是在使劲朝后撤,后面则是不论死活硬往前冲,就很矛盾,一个充一个退,这不容易是撞车嘛!

    果然,真还话音未落,观之那场上之荒中军之阵列便是乱得一遢糊涂、真糟糕得很啊!

    蝴蝶效应可曾有过听闻?科学上简单通俗点来说就是连锁反应,对,没错,连锁,荒中军这系列操作难道不就是连锁、是为之蝴蝶效应嘛!

    局势逆风,这把真逆风局!两者间相距百米,对半冲锋不就一人只要冲它个五十来米,可两者在之那五十米左右处相接,不过短短数分钟罢,荒中军先是被打得出去自己冲锋的那五十米距,后又是被打得朝后急退了个一两百米,现在又是…

    局势不妙,很不妙!照这样安排下去,荒中军必会给之天中军安排得妥妥当当,要知现荒之左右两军的日子过得也是跟其差不多,且那左军…

    五十米,一百米,两百米,三百米,熊大发誓他这辈子就没这么窝囊过!真就被死死压着,从开局打到现在,压得那是死都不能是再死,真就半点活路都不给,就没意思!

    ……<div id="cener_ip">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