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 灭杀

    遑论白发老者本就因沐清风先前的举动心生怨念,对上公孙虎时根本没有半分留力。

    两人不过交手两招,公孙虎就已经有些支撑不住了。

    显然,尹文在阵中端详许久,依旧未能看透李冥这座“假”诛仙剑阵,只是简单分析出,此阵需要四面出击。

    却不知,&nbp;&nbp;任何一门的攻势一旦受挫,其他几门攻势在顺利也没有半分作用,迎接他们只有身死道消。

    只是,想要在四门同时启动的情况下,让尹文这只老狐狸伏法,还需要李冥亲自出手。

    至于等解决其他人之后,再用阵法对付尹文,或者等北冥子返回后,再收拾尹文,&nbp;&nbp;前者无疑于用大炮打蚊子,后者北冥子此阵并非毫发无损,既然李冥可以解决,又何须北冥子出手。

    再者,固守待援也不是李冥的性格,木鸾子与道家弟子的这笔账,还需要一个有足够分量的人来还。

    ……

    尹安带着尹家弟子刚刚踏入戮仙门,就遭到迎头重击,无数赤红色剑气如同飞蝗,伴随着飒飒阴风,不断收割着尹家众人的生命。

    甚至都不需要惊鲵亲自出手,仅靠戮仙门前的剑气,便足以尽诛来敌。

    这不能怪他人,&nbp;&nbp;只能怪尹安点背,若是去正西入陷仙门,&nbp;&nbp;或许还能见到守门之人的真容,&nbp;&nbp;去北方或许能与沐清风和白发老者过上几招。

    可偏偏他没有选择先前去过的陷仙门,也没有去最弱的绝仙门,而是选择了仅次于诛仙门的戮仙门。

    若不是诛仙门有真正的诛仙剑,戮仙门因逍遥子到访,恐怕其难缠程度已在诛仙门之上,尹文亲自前来都要含恨而归。

    尹安的下场自不用多说。

    其实,在逍遥子将雪霁剑送回西峰,李冥拿出天地棋盘布下此阵的那一刻,阵中所有人的下场就已经注定了。

    可惜,当时阵法刚刚启动,那个黑衣人便察觉到异常,毫不犹豫抛弃尹文独自离开。

    对于此事,李冥深表遗憾,他可是非常想知道此人的身份。

    正东方向,尹安带着一众人一头扎进诛仙门的瞬间,肃杀之意顿起,诛仙剑划破虚空,剑身上闪者青绿色光芒,带起道道血线。

    东方属木,&nbp;&nbp;阵中剑气为青芒。

    南方属火,阵中剑气为红芒。

    西方属金,&nbp;&nbp;阵中剑气呈银芒。

    北方属水,&nbp;&nbp;阵中剑气为黑芒。

    至于胜七为何会看到红芒,只因百人瞬间被剑影灭杀,鲜红的血液侵满银白色的剑气呈现出妖异的红芒……

    一众人中只有寥寥十数人靠着抱团取暖暂且苟活,这一批人几乎都是各个门派的领事长老,修为最低也是先天中期,可即便如此,他们的处境仍旧没好到拿去,随时都有倾覆之危。

    青绿色剑气愈发凌厉,眼看着众人就要支撑不住时,终于有人想起尹文的存在,连忙转身想要请求尹文出手,可当,他们转头看去时,方才尹文所在的位置那还有半个人影,尹文不知何时早已不见踪迹。

    “镇魂歌!”

    一道血色剑气突然从虚空中飞出,这一剑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周围的浓雾为之一清,青绿色剑气消失不见。

    浓雾散去,一袭黑衣背附剑匣手握黑刃的黑白玄翦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之中,他的对面还有一人,不是不见踪迹的尹文,还能是谁。

    众人踏入阵法,青色剑影出现的刹那,尹文就隐藏身影,一直暗中观察此阵的变化,就在众人即将支撑不住时,尹文顺着真气的波动找到诛仙门所在,这才有了现在这一幕。

    玄翦手持黑刃站在一道青色门户前,门户上悬挂一柄三尺长剑,剑身闪烁着青绿色光芒,众人一眼便认出,这柄剑就是先前屠杀众人的青色剑芒。

    “此路不通!”

    面对上千人的注视,黑白玄翦却毫无惧意,一扬手中黑刃语气冰冷的说道。

    “哼,既已被我找到阵眼所在,你不过区区宗师,如何挡得了我!”

    好不容易才让诛仙门显出真容,怎么可能因为黑白玄翦一句话就放弃,未等尹文动手,身后人群早就在剑影摧残下心生惶恐,一刻也不想在此地停留。

    所有人的选择出奇一致,纷纷不顾一切向黑白玄翦冲去,仿佛只要通过那道门户他们便能离开此地。

    “兵戈剑戈,怎脱诛仙祸;情魔意魔,反起无明火。”

    黑白玄翦正要发动阵法之际,忽闻门后响起歌声,阵前阴风顿起,森森杀气弥漫。

    “今日难过,死生在我,名宋尹百招灾惹祸,穿心宝锁,回头才知往事悔。咫尺起风波,此番送等来祭旗。”

    狂风骤起,沙尘滚滚,青、红、白、黑四道剑意齐挂上空,一袭紫衣脚踩飞剑落于门前。

    “贫道来送尔等上路。”

    李冥遥遥一指轻声道一去字,四剑齐出化为四道光影飞入阵中人群。

    “诛仙利,戮仙亡,陷仙四处起红光,绝仙变化无穷妙。”

    短短一句,道尽四剑之威。

    诛仙剑锋锐异常,剑芒所过之处尽皆一分为二。

    戮仙剑杀气森森,所到之处血光四起,头颅落满地。

    陷仙剑奇快无比,银白剑影四处闪烁带起道道血痕,仿佛整片天地都侵染在血水之中。

    绝仙剑变化万千,一剑即千万剑,仿佛天地之间已无他物,只有无数剑影闪动。

    “剑来。”

    刹那间,漫天剑影为之一空,四柄剑再次悬浮上空,仿佛方才的一切皆是幻影。

    可当众人看向阵中之时,才惊然发现,先前冲向门户的上千人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不止人影方才剑影笼罩之处除了大地已无他物,即便是地面也硬生生被削去三尺有余。

    “尹文公,你还要躲到什么时候?”

    李冥从半空落下,北冥剑自动飞回鞘中,目光环视周围最后落在远处一座土丘之上,此处正好处于阵法边缘,方才的剑气并未波及此地。

    该说不说,尹文此人是李冥穿越以来最难缠的对手,冷血无情,警惕异常,任何风吹草动,他都能率先察觉并避开危险。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